秋收喵君

来篇小短片【多cp】

来篇小短片
(。ò ∀ ó。)
ooc是我的

下雪了,南方的雪总归是不多见的,孙策大晚上一边看着窗外下着大雪的盛况,一边用中了彩票的高涨情绪在群里@所有人:

「10:30」
明天不上班啊!所有人都去玩雪!!@.所有人
【蒙肃蒙】
这大晚上的手机突然叮咚一声,鲁肃有点意外的拿起手机,毕竟对于一位生活作息规律,严格自律,做事从来不拖拉的人来说,发生这种事的概率在他生活中不到百分之十。
然后迟疑一会儿,拍醒边上的人「子明,你混社会那会儿的东西还在吗?」

第二天,这俩人换了一身防水的军大衣,黑色的胶鞋,黑手套,黑墨镜以及各种铁质的桶啊铲子啊啥的。
第一眼看过去是挺震撼的。。。

【甘凌】
收到消息的时候这俩开黑吃鸡。比起上一组,这俩啥也没准备,准确的来说,兴霸啥也没准备。
毕竟人家不是南方原住人,比起旁边那位南方人,看到下雪他并没有兴奋。
「你小子真是没见过世面,下个雪都兴奋成这样」
「小爷我兴奋你管的着?我还没说你连雪都欣赏不来呢!」
「不是我说你嘴咋那么欠呐?」
「有本事你让我闭嘴啊!你个。。。唔~」
(后面大家自行想象😊)

总之第二天,甘宁整个人兴奋的不行,光着上半身满地跑,凌统裹着大衣和围巾安静的坐在边上看着吕蒙鲁肃俩人一本正经的滚雪球,堆雪人。吕蒙一看状况不对
「公绩身体不舒服啊?」
「额,蒙叔我没事」凌统悄悄伸手扶着腰「蒙叔,给我一桶雪呗?」
然后
「兴霸!」
「叫本大爷干啥?欸你憋瞪我,行行行我过来了,真是烦。。。」
凌统迅速拿开扶在腰上的手,端起那桶已经开始融化的雪,向人从头到脚淋下去。。。
下去。。。
去。。。
边上堆雪人的俩人一脸震惊。

【策瑜】【泰权】
大哥孙策是个爱玩好动的人,但是他不敢拿雪球砸大嫂,对,他是个好(丈夫),但却不是个好哥哥。
「仲谋你给我站住!。。。诶?人呢?别让幼平给你挡着」
周泰整个人都不好了:
「讨逆将军我。。。」
孙权一看形势不对,赶紧认怂:
「哥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往嫂子的牛奶里吐口水了」
「嘿~我跟你说啊,认怂这招对我没用,欸幼平你憋挡我。。。伯言呐!你那个摔炮给我几根呗?」
陆逊闻声「诶?哦好!」
「。。。。」

「今天,又是东风啊」
周瑜披着孙策的大衣,手里搓着几个小雪团,如是想到

【然逊】
毋庸置疑,这俩都是南方人,但是比起冰凉的雪花,这两位热血青年喜欢更热情奔放的东西。
所以这俩人找了一晚上,找出一个大可乐瓶,五盒擦炮,三盒摔炮,以及两个打火机,并且打算一天内用完。

第二天俩人脑洞大开,把可乐瓶往雪地里一插,甩俩滋着火星子的擦炮进去,看看炸起来的时候可乐瓶盖能飞多高,偷偷扔个炮到吕蒙的雪人边上,然后被子明叔一阵暴风雪袭击,还趁烟雾报警器不注意,悄悄烧了几卷废报纸, 折几根树枝进去,一时间暖和的不行。
可以说是非常皮了。

【练香】【大小乔】
「香香你别动,我给你拍张照。」
蒙叔的雪人堆好了以后,就成了公用合影墙。
「三,二,一。茄子!」
「姐姐,你的暖手袋借我用一下呗?」
「不行。。。」
乔妹直接挤到姐姐裹的大袍子里去,挑眉做了一个winky,发出邪恶的笑声
「嘻嘻。。。。」
「唉你真是。。。」大乔说罢摸摸妹妹的脑袋。

总之,吕蒙鲁肃那是乒乒乓乓铲雪的声音,甘宁凌统那是叽里呱啦互怼的声音,朱然陆逊这是噼里啪啦放鞭炮的声音,仲谋那边是此起彼伏惨叫的声音,而坚爸带着一众老将,在室内打麻将。
「诶我去,建业这真冷,还没暖气,我这打麻将的手都冻僵了!」

(●—●)
写完比比两句,蒙肃蒙这个cp可能吃的人不多(但是我觉得超棒啊!大叔组,沉稳老练略腹黑的暖男肃,安静能打爱看书有时冒冒失失有时爱陪甘凌和然逊打打闹闹的子明,这俩人不是还升堂拜母的吗?咋这么冷)
总之大家不喜欢的自行跳过。
然后然逊组的灵感。。。(我就是这么玩的)

评论(8)

热度(41)